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 采购通 会员中心 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加载中 加载中

币安赵长鹏与Forkast.News畅所欲言40分钟都聊了啥?

http://www.biz.hc360.com2019年08月01日10:27 来源:全球财经网T|T

但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情,我们把手头所有工作都停了下来,而且团队也没有任何反对意见。在这之前,如果我告诉他们“拿出3个月的时间什么都不做,只做与安全有关的这一件事”。业务组的人会抱怨,大家都会抱怨。但发生这件事情后,放下所有工作,只做好这一件事,加班加点,把所有和安全相关的工作都塞进来做完。不会有人议论。团队中有些人反馈说:以前,为了介绍一个概念,需要花差不多1个小时来讨论,现在2分钟就搞定了,“我们打算这样做。好,那我们就开动吧。”

  所以这实际上是好事。虽然付出的代价很高昂,但并非不能承受。好吧,这个代价确实不低,但我们已经挺过来了。

  作为币安的首席执行官,您现在都在忙些什么?

  我最近晚上又能睡个好觉了。在这之前已经有1个月左右的时间睡不好觉。现在睡眠又很不错了。我不再参与交易平台的日常运营。我花大量时间关注交易平台相关的事情,但只是监管,没有什么事情必须由我来决定,这样真的很好。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团队在负责运营。所以我可以去开会并且消失几小时或是几天,一切都会继续正常运转。

  您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您是币安的象征,也是币安未来和愿景的象征。您现在正在进行首次交易所发行(IEO),您能跟我们介绍一下IEO吗?——为什么您想让这个市场有机会购买币安的份额?

  对我来说,区块链筹资这个一般性的概念就是一款重要的“杀手级应用程序”,也是币安想要集中全部精力去做的事情。它分为好几个方面。我们希望能够投资这个行业,投资能够让这个行业发展壮大的初创企业,因为我们可以提供流动性,我们有用户群,我们是基础……我们是TCP/IP级别的。但我们不是亚马逊,我们不是他们。我们需要其他的项目来打造我们自己的业务,所以我们成立了币安孵化器(Binance Labs)来投资它们。我们成立了区块链资产发行平台(Binance Launchpad)来帮助他们筹集资金。除了能筹到钱之外,还能帮助他们提升用户意识和品牌知名度,最初的用户群真的非常关键。

  项目经过币安孵化器的孵化后,我们通常会在Binance.com上架,给予他们流动性和更多的用户。这对项目的帮助非常大,如果项目在这些方面表现良好,很有可能他们会在币安链上发行代币,这会提高币安链的使用率。

  然后整个生态系统会提升币安的价值。

  是提升BNB的价值。我实际上不太关心币安本身作为传统公司的估值。

  但更关心BNB的价值对吧,您对这个感兴趣?

  我认为未来是属于货币的。所以我们想要提高的是BNB的价值。我们一切都是围绕BNB,全部都是为了提高BNB的使用率。我认为这也是我们可以做得很好的地方,我们可以为项目增加大量价值,我们可以为用户带来大量价值,我们可以为这个行业带来大量价值,然后,这些又可以反过来壮大我们自己。

  那么面向有兴趣参加IEO的人采取摇号的方式又是怎么想的呢?请您解释一下币安是如何面向社区摇号的。

  围绕IEO的设计有一些相互冲突的考虑因素。我们希望总市值和产品的总估值处于较低的水平。这对投资者来说会是一个好的投资项目,因为他们有成长的空间。我们不喜欢自视过高的项目,比如说:“我是一个价值2亿美元的项目,我想筹资10亿美元。”这些大项目在上架之后价格会下降,这会损害投资者的利益。

  我们希望估值比较低,所以通常会筹资300-800万美元,考虑到我们拥有的用户群,这一金额实际上非常非常少。但因为大家都想要,如果按照先到先得的方式,所有人都会一拥而上,然后我们的系统就会崩溃,最后谁也拿不到。只有最初的几个人会抢到所有东西。所以会导致问题。或者我们也可以平分,“每个人分一点,但这样每个人拿到手的可能也就价值10美分”,这样分配范围太广了,最后每个人分到的价值不值一提。所以这种方法也不好。

  我们必须想到折中的办法,所以我们说,“那我们就摇号吧。”这样您必须要使用一部分BNB,会有一部分成本,承担一部分风险。我们会刷新很多次。所以这类似于一个中间地带。这更像是一种分配机制的优化,并不是从一开始就设计出这种方法。我们发现了问题,然后提出解决方案。

  是哪些人想出这些解决方案的?是经济学家、数学家、技术人员还是开发人员,还是说上述人都出了力,或是还不止这些人?

  不是,我们还没有做过这种专业的分类。只是办公室里的几个人而已……第二次因为用户纷纷涌进来而导致系统崩溃的时候,大家都很不开心。我们实际上在币安ICO(首次代币发行)的时候就设计过摇号制度。那是2年前,也就是2017年,我们在Binance.com的新网站上进行全新的ICO。我们实际上制定了三种不同的制度。第一个制度是注册分配制度,最先注册的2500人获得币安币的分配。这让我们当时新网站上一天的用户数量就达到了9000人。所以我们也曾实行过先到先得、注册分配的制度。

  到币安ICO进入第二阶段的时候,我们采取了摇号的方式,虽然略有不同,但概念很简单。细节稍有区别,因为不要求持有代币或是币安币等。但我们那个时候就已经实行过这个制度。所以,这并不是我们刚刚想到的新概念,实际上也不需要经济学家来告诉我们这样做。

  传统金融市场就有摇号制度,中国股票交易所进行IPO(首次公开募股)等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所以我们可以从不同的市场复制很多的概念。即使是永久期货合约,也不是加密货币的发明,早在加密货币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于中国期货市场了。所以,大家需要环顾四周,看看有哪些好东西可以直接拿来用。

  而这就是创新之美。它实际上就是对之前成功的系统进行迭代,或是从之前失败的系统中吸取教训。那么,当您回顾自己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行业的历史,您有没有什么进步?是否进行了一些迭代?

  我认为我的进步挺大的,而且我还在继续进步、继续学习。比如说,在加入区块链行业之前,我一直在金融IT行业工作,尤其是交易系统、交易所、彭博Tradebook期货交易平台,就一直在这个市场。但我更像是程序员、技术人员。我是一个企业家,但我仍然比较偏技术。在加入这个行业之后,我先是在Blockchian.info学了更多有关加密货币的知识。我当时还没有自信,认为可以说“我也要投身这个行业,马上创办自己的交易平台”,尽管那个时候已经产生了想法。

  我还加入了其他的一些交易平台学习一些基本知识。我花了不少的时间才创建了币安,而且我们当时真的很幸运。我们有恰当的时机,恰当的团队,恰当的产品和恰当的市场条件,真的是一帆风顺。我们现在仍然在学习,市场仍然千变万化,我们仍然在快速的调整,但好在我们现在已经打下比较坚实的基础。我们拥有一支强大的团队。我还在学习,还在进步。

  您已经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但正如人们所说,未来也许会不复存在。您认为币安应何去何从,如果您认为有一天它不复存在了,您会怎么做。

  我想首先,可以往去中心化的方向发展,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实验产品,我认为它相当有竞争力。所以希望这能行得通,如果不行,我们也会多试几次,让它能够行得通。所以,如果行不通,我们可能会重头再来。我认为去中心化是一定会走的一个方向。而且如果监管更加严格的话,这个趋势可能会更快,因为一旦对中心化交易平台或中心化服务提供商的监管更加严格,所有的交易量就会跑到去中心化平台上去。我们想要做好这方面的准备,所以我们花很多时间在打造去中心化技术。尽管现在大部分营收还不错,但我们想要为未来做好准备。

  未来几年,我希望能够对币安完全放手。我可以想做什么就做点什么,然后其他人会继续把币安做好。我会成为无关紧要的人。零零散散地做一些个人投资,周游世界什么的。我还没想好,或者是投资AI、考察一下其他技术。我会找点事情来做。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