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 采购通 会员中心 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加载中 加载中

40年来最热一届奥运会,如何破除天气“魔咒”?

http://www.biz.hc360.com2021年07月29日17:54T|T

连日来超30摄氏度的热浪席卷东京,使得WBGT中暑指数预警飙升至为4级橙色…东京奥运会或许是1984年以来天气最热的一届奥运会。

  据了解,东京奥运会暑热压力指数高达30摄氏度。这个数值高于世界上绝大多数举办过奥运会的城市。预计比赛期间气温会保持在25-39摄氏度左右。在气候变暖的情况下,气温会飙升得更高。考虑到东京空气湿度将有80%,现场体感温度会更高。

  高温高湿天气对比赛的直接影响体现在运动员竞技水平方面,能适应湿热天气的选手,一定程度上便离金牌更近。为保障中国体育健儿征战奥运赛场,中国气象局在奥运开幕前夕成立了预报服务专家小组,帮助国家队掌握比赛场馆所在城市的气象情况,3天以内的逐三小时精细化预报要素包括逐日气温、降水、风、相对湿度、能见度等。

  在赛事层面,东京奥组委在总部设立的“气象情报中心”已运营了半个月有余,奥组委与气象厅携手预报所有场馆的天气、气温、暑热指数等。组委会还广泛采用了水雾降温、特别材料地面、人工造雪机等技术,以帮助赛场消暑降温。

  此外,东京奥组委已经提前将最不耐热的马拉松赛从东京国立竞技场移师到北海道札幌大通公园举行。在拥有不错收视率的高尔夫赛事也将开球的时间定在早上7:30,令埼玉霞关乡村俱乐部的选手们不必在烈日及紫外线下比赛。

  尽管如此,本届奥运会在开幕以来仍见证了选手们花式降温的措施,中国皮划艇队的冰背心、中国举重队的风油精等防暑降温“神器”频频亮相。在网球赛场,大坂直美不得不在场间吃西瓜解暑,普汀塞娃甚至因暑热退赛,为“史上最热”奥运会添加了新的注脚。

  此外,东京奥运会或将直面台风“尼伯特”。奥运气象情报中心长西潟政宣介绍,针对台风、雷及暴雨等恶劣天气进行了提前规划,由气象卫星“向日葵”对东京都地区进行观测,准确预测积雨云等风险,及时向赛场及各国家队进行预警,保障奥运期间相关人士的生命财产安全,并在必要的情况下对比赛日程进行及时调整。作为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设计制造的向日葵系列卫星之一,向日葵8号气象卫星于2014年10月发射成功,主要用于监测暴雨云团、台风动向等防灾领域。

  从“看天行事”到“风云在握”,气象科技成就经典赛事

  结果不可预测、过程颇具戏剧性…这正是职业赛事的魅力所在。就天气这一变量来说,选手和组织方力求在赛事高度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从“被动接受”到“主动改变”,通过气象科技服务实现“观天测雨、风云在握”。移动气象观测、区域自动气象站等设施可以捕获掌气压、空气温度、湿度、降水、风向、风速、地温、草温、辐射等数十项实时气象要素,为赛事提供相对准确的天气实况。

  2008年8月8月,气象部门从下午4点开始在北京21个作业点持续发射了1104枚火箭弹,成功将降水拦截在城区以外,确保了当晚北京奥运会“鸟巢”开幕式的成功举办。

  这是奥运历史上人类首次对开幕式实现消雨作业,也是当时中国规模最大的人工影响天气作业,令气象保障对于体育赛事成功举办的重要性再度凸显。北京奥运会在筹办期便针对雷电、冰雹、大风、高温、暴雨、大雾、霾灾害7种主要气象灾害建立了风险承受与控制能力指标体系。组委会还参考气象部门的意见,将原定于7月开幕的赛事整体推迟至8月份。要知道在1990北京亚运会时,为了保证赛事的顺利进行,气象部门一度搭建了500多人的气象服务团队不分昼夜才监测到赛事天气情况。

  从亚运会的人工监测到北京奥运会时使用的天气雷达、气象卫星等组成的气象业务系统,气象科技服务的迭代帮助中国累积了大型赛事保障经验。

  在宏观领域,气象预测为举办大型体育赛事优选适宜时间和地点 ,并可在赛事期间进行天气保障。厦门马拉松也是在气象部门的建议下将举办日期由3月提前至每年元旦举办,成就了白金标赛事佳话。在微观领域,气象要素对不同运动项目、比赛成绩、运动员生心理以及运动器械施加影响非常大,二者关系密切。

  早在1986年的北京马拉松赛场,两名日本长跑选手便利用8.2摄氏度、风速1米/秒的气象条件同时跑进2小时8分,堪称利用好天气达成PB的表率,给跑友留下深刻印象。

  1996亚特兰大奥运会时,为提前适应美国南方平均气温30度的高温高湿天气环境,多支国家集训队提前到温度湿度与赛地相似的上海备战。最终在这届奥运会上,拥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中国队狂揽16金22银12铜,在金牌榜上排名世界第四,女子三大球进军决赛,见证了邓亚萍、刘国梁、伏明霞、熊倪、李小双、占旭刚、葛菲、王军霞等一代传奇运动员职业生涯的巅峰一战。值得一提的是,因冬季冰面和气候条件与索契相似,上海后来同样成为国家队备战短道速滑世界杯及索契冬奥会的福地。

  与科技紧密结合的赛车界更是反客为主,直接逆转了体育赛事“看天行事”的命运。

  在历史赛道气象模型、移动探测雷达等的帮助下,F1在每站比赛前都会为各车队提供精细化的天气数据,辅助车队制定进站、换胎策略,成为职业赛事与气象科技融合的标杆。遇到雨天,各车队工程师会为车手传达精准的天气细节:例如降雨何时到来、何时离开、雨量等。

  2006年F1中国大奖赛,“车王”舒马赫便为中国车迷上演了一场荡气回肠的雨战。他从比赛中程发力,在“上赛道”一号弯对刚出站的费斯切拉发起强势进攻,随后一举超越阿隆索,赢得职业生涯第91个分站冠军。

  此外在逐渐电气化的赛车界,科技也正在帮助赛事和车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

  雪崩、暴风雪等极端天气令滑雪、登山等极限运动自诞生起就对天气预测服务产生了高依赖、高需求度。职业滑雪赛事是体育界对气象条件要求最苛刻的比赛项目之一,赛场能见度直接影响滑手和裁判的视线,雪温、雪质则会影响选手雪板打蜡的种类和多少,雪量则决定比赛能否进行。

  举例来说,滑雪比赛遇到雪、雾、强回暖(雪温>0℃)时通常会临时暂停比赛、调整赛程甚至取消比赛。跳台滑雪比赛要求瞬时风速小于3米/秒、无横风。高影响天气下,技术保障与安全教育、应急预案缺一不可,甚至于“天气预报与赛场实况才是真正的发令枪”。

  而在国内冰雪场地及人口激增的大背景下,户外行业相关气象保障也呈紧缺态势。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公布的2020年全国体育场地统计调查数据,我国现有冰雪运动场地1888个,其中滑雪场地已增长至701个。《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21)》显示,预计2020-2021冰雪季我国冰雪休闲旅游人次约为2.3亿,冰雪休闲旅游收入超过3900亿元。当冰雪旅游红利惠及更多中老年人、青少年等,冰雪运动场地安全对气象条件的要求便上升到更高层级。

  在1972年的因布鲁斯克冬奥会曾经因为降雪量过少,不得不出动军队和数百辆汽车从意大利边界的布伦纳山运雪来建造滑雪赛道。今非昔比,在科技的加持下,国内滑雪场已广泛采用人工造雪系统,雪场积雪为压雪机压实的软雪。

  对滑雪场运营者来说,一方面气温变化会直接改变积雪性质,雪质则会直接影响到滑雪玩家的消费体验(以天然积雪为主的粉雪最受推崇)。整个造雪过程需将水从泵站以高压方式通过管道网络进入雪枪,再由雪枪将人造雪输送到山脉各个角落。

  另一方面如有气象科技的辅助,相关滑雪事故风险就会大大降低。在冬季气温较高时,积雪表面在阳光照射和雪板翻动下融化变松软,不利于转弯或者加速,极寒天气下雪中水分凝结出现冰晶层,雪友摔倒擦伤概率上升。风力一旦超过3米每秒,户外滑雪运动就存在较高的安全风险。

  大型赛事、演唱会等在户外举办的活动对自然天气条件依赖度高,是气象精准信息的刚需用户。当前,我国在体育赛事现场保障仍存在诸多痛点,气象数据存在较大误差便是其中之一。赛事方、教练及运动员对气象预报和监测的需求是实时的,因为细微的天气变化也能影响比赛的进程和选手发挥。由此,赛时气象保障服务受到体育特别是赛事企事业单位的关注,做好体育赛事现场气象保障意义重大。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您可能还会关注的